奈韶辰

无非爱恨2

王源与王俊凯决定离婚的4个小时后。

王源坐在了圈内一家有名的PUB里,这PUB最大的功能就是防狗仔。
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里买醉,撒酒疯,大骂,甚至吐的一塌糊涂。
或者静静地在角落等待有个人来听他的故事,用身体灵魂安慰他之类的。
好像这是失恋的人必经的路。

然而他只是握着之前在千玺家想抽没抽的烟坐在角落里。
早就和王俊凯约定了绝对不再抽烟。今天不知道为何还去买了一包放在身上。
大概是从此以后他们的约定都不做的数了。
这有些糟糕,王俊凯以前总喜欢开极低的空调,容易感冒。

王源想到这,有点惆怅,他并不懂这是为什么。

你仍然把一个人放在心里最深的位置,没有人可以取代。
你始终想为他未来的路保驾护航,充当拿着剑的骑士。
你依旧口袋里放着糖果和巧克力,惦念着他的低血糖。

可他已经光芒万丈,不再需要你守护。
他也有一排分工明确的助理,各个口袋里都带着补充糖分的小零食。

披荆斩棘,功成名就后,好像你再也没有和他一起存在的理由。
曾经相拥而眠是最大的幸福,如今在床上抵死缠绵也补不上失落。

相对无言,只剩逃避。终于避无可避。

王俊凯最后问了句“我们到底在干嘛?”
王源在PUB里独坐了一个晚上,终于用短信发出了回答,为自己,也为王俊凯——
I still love you, but I don't like you anymore.

年少时看的昏昏欲睡的文艺片,而今识得个中滋味。
原来是心潮狂澜,面容平淡。小王子在他心上种了一朵玫瑰,带刺的根深植其中,昼夜疼痛。
于是他把瓣带红晕的玫瑰花蕊单独摘下送还,希望已经成为国王的那个人从此不必再为它挂牵,山高水长,自去另一番人生。
即使剩下的根刺早已随血液循环,埋入骨肉,随着花蕊离去震的全身疼痛。

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小姑娘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派御姐风范,递给了他一只打火机。
他抬起眼皮瞅了瞅,又对着烟发呆。
小姑娘递着火机的手僵在那里,怯生生地问:“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
这话对于十三岁出道的他来说再熟悉不过,只是在各线明星群魔乱舞,酒池肉林的背景下,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说了这话——
“我从小就喜欢你们!”
从小喜欢我们的都能绕地球几圈了。我在这PUB里给你签名,你转头消息卖给记者倒不知道赚多少。
王源觉得无趣了,起身准备还是回家洗洗睡。
“我。。我真的从小就喜欢你和王俊凯!我觉得你们这样,特别好。”
那声音带着哭腔。
王源略有些诧异,CP真爱粉都入驻娱乐圈了?认真打量了才发现,这姑娘醉大发了。
“我好。。羡慕你们。”
那张脸上滑下泪珠,不够精致的眼妆被晕染开。白皙的脸上几道黑痕,滑稽至极。
“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王源有些愕然,想说好,却似乎也没有资格说了,想开口解释。又觉得和这么个醉的不清不楚的家伙说也没有意义,转头走向出口。
后面的哭声却忽然震耳欲聋地钻入他脑袋。
“你知不知道。。。他和你在一起。。你们在一起,最开心了!”

刹那血液里所有刺全部回流到了心脏,一根根扎回去。
每一根都是旧日好时光。

王俊凯问完王源就开车走了。
一路上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该去哪。整辆车空空荡荡。
他不想要司机助理呆在身边给他们全放了假。
好友也完全不想掺合他们之间的事情。
最后王俊凯只能形单影只地绕着城市开,毫无方向感。
胃是空的,大脑并没有办法下达进食的指令,好像被一团乱麻塞住,揪一揪想扯开看看什么构造。
又全是王源,倒不如还缠着。
越发强烈的烦躁好像有某种温度,诡异的炙热在心里某个部分慢慢灼烧,一点点侵蚀着,带着烧空一切的企图。
让人矛盾不堪。
不知该不该抢救一团乱麻里关于王源的所有。

王俊凯被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拉回现实,把车停在路边,点开消息。
“还要用英文,搞啥子哦。”
——我还爱你,但我不再喜欢你了。

岁月真的是最大的小偷,它拼命往前走,行动间掀起的风浪裹挟走一切。
它连绵不绝,什么都有,除了尽头。
无论被人指责质疑,被虚假的负面新闻闹的不可开交,还是创作音乐的灵感缺失,他从未像这一刻一样希望立刻看到岁月的尽头。
为什么不能在在一起的一瞬间立即到达白头。
为什么要用这么多现实的琐碎来磨去耐心。
为什么开口说明天是另一天居然这么艰难。

王俊凯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车里的音乐播到了一首不知道多老的歌。

情灭了,爱熄了
剩下空心要不要
春已走,花又落
用心良苦却成空

他觉得自己要被一颗咸咸的水珠包裹起来,直至喘不过气了了。
可这又很荒谬。
王俊凯和王源——
公司里捉迷藏的游戏,稚童藏在门后微微露出的一点发尖。
吉他和钢琴合奏时,琴键上跳跃的手指,唇上酒色的光芒。
白日盛夏,摇滚乐会的人群里,隔着口罩的试探的吻。
漫步在森林里,少年的腿上绒毛被阳光映衬如金,艳丽的绿色萦绕鞋旁。
江南小巷,落日斜阳,拍戏的青年一袭儒衫,一本正经的脸色看到探班的他时开出向日葵。
晚霞下的教堂,一缕深橙透过玻璃,青年回眸相视,流光溢彩。
湿润的海滩,夜晚漫天星光,点染入眼,天涯咫尺。
外界纷扰,温暖怀抱隔绝世人,安心沉入梦乡。

这旧日种种好时光,原来都是——

一生爱错放你的手。

一曲终,自动切入下一首播放前有几秒的空缺。

王源与王俊凯是不是都该各自切入下一段?
王俊凯几乎颤抖地关掉了音乐。

我们一起走过的一段那么长,切掉的话,简直就是,把现在的王俊凯直接扼杀,从头来过。

王俊凯趴在方向盘上,不大愿意抬头面对前方。

车窗被敲击的声音传来。
王俊凯趴着回想自己停车的地方有没有停车线,实在记不清便作罢。
维持着趴着的姿势转过头。

然后看见了车窗外头发乱七八糟,眼眶泛红,狼狈不堪的人。
这车子隔音性能良好,他只能看到那人的嘴不断张张合合,急躁的模样完全就是当年撒泼打滚要立刻吃烧烤的小孩。

“怎么了?”
沙哑的声音孤独地在车里晃了一圈,王俊凯讶异于自己的声音,突然发现自己早已满面泪痕。估计样子根本不会比那人好多少。
他看着那人,伸出手打开了车门。

那人扑进来,抱住他:“回家吃饭吧。想吃什么?”
“王源儿。”他很是嫌弃自己现在的声音,却没有忍住:“王源儿。”
王源没有说话,只是抱的更加用力,又小心翼翼。

争吵,认错,和好。
世事平凡如此,无非爱恨。

评论(1)

热度(34)

  1. xiaoxiaokk奈韶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