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韶辰

无非爱恨

“你们俩这就是瞎JB折腾。”易烊千玺此时恨不得糊自己的两个队友一脸。


他的两个队友衣冠笔挺,正襟危坐,刚刚通知了他记得参加两个人的离婚典礼。

“你们两结婚典礼不是两个人在小岛私定终身就完了吗?离婚就不能一样两个人安安静静相互对唱一首可惜不是你就好了吗?你们始终如一一下可以吗?非要昭告天下互相指责吗?”

“哦,我们并没有想昭告天下。”
“我们只是邀请了你和刘志宏,刘一麟、罗庭信,小马哥啊主页君啊胖虎啊的。”
“对,而且这不是互相指责,我们是在友好地告别然后剖析一下心路历程免得你们接受不了。”
“嗯,既然你们这么遗憾,我们开头补一下结婚典礼收个红包咯。王俊凯你说呢?”
“听上去简直不要脸。好的就这么办我们回去写请帖吧。千玺你觉得呢?”

易烊千玺平静地抬起头:“我可以说脏话吗?”

王源挥挥手:“大家三十多岁的人了,成熟点。”

“好的。那我的意思是这样的:麻烦你们两个宣称要离婚还一直在一唱一和从头到尾以我们作为句子主语的傻逼滚好吗。哦对不起我没有抑制住。”

“啊。。小千千看起来真生气。”王源摸了摸被拍上的门撞到的鼻子转身靠在门上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在千玺暴怒前已经起身往外走了,在易烊千玺推着王源出门的时候走到了电梯口,现在他走进电梯,终于转了身看向王源的方向。

王源一手拿着烟,一手在口袋里不得章法地找打火机,微微皱着眉,整个发型服服帖帖的只除了几根在头顶中央的涡周围的碎毛翘着。然后他抬起头,对上王俊凯的视线,放弃了对打火机的摸索。

他的眼神明亮而温柔,白皙的鼻子上一抹红痕暧昧不清。嘴角弯起的弧度有奶油的香气。

这个样子在王俊凯眼里是可爱,好看,甜美,帅气,几乎可以堆上所有关于称赞的形容词。
换成当年青春期的情怀满腹的王俊凯也许还能说出陌上人如玉之类更有文采的话。

而现在,他无比清楚地明白王源调动自己的表情肌摆出这样的姿态是因为王源完全掌握着他所有的喜好弱点。
所以他现在面对这个模样,终于可以成功地从所有形容词里去掉一个——心动。

他们都太熟悉彼此,熟悉到可以完美地表现一个无暇的戳中对方所有萌点的形象——或者说,演一个。

王俊凯也笑了,按照王源最喜欢的方式,桃花眼显出几分傲气,脸颊上却露着可爱的猫纹。然后移开了一直按着开门键的手指。

电梯门在两个人之间缓缓合上,看过十几年的人被不断压缩,遮去可能克制不住伸出的手臂,遮去可能无法压抑起伏的胸膛,遮去可能期待听见什么的耳朵,遮去可能已经染上水气的眼睛,最后是两个人互相啃咬无数次的嘴唇。

王俊凯的下唇有一条极浅的沟,王源的上唇恰好是饱满的唇珠。

两个人最亲密的时候王源热衷于将自己的唇珠靠着那道痕研磨,只是单纯嘴唇的触碰就能让人不知今夕何夕,恨不得时光停滞,世界末日。

然而时光终归没有停下,他们一起唱过夏秋,走过纤细鲁莽的年少,踏过风霜刀剑的青年,以为此志不渝。

人到中年,功成名就,以为终于可以笑傲江湖,留下一段神仙眷侣的佳话,竟然突如其来停了的是当初不停为彼此悸动的心情。

王源捡起王俊凯最后一刹从缝里扔出来的打火机,点上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

王俊凯把自己摔进车里,拿起被各方小伙伴轮流轰炸的手机,打开免打扰后对着屏幕上王源发呆,然后拨出了号码:“王源,我们到底在干嘛?”

王源听着手机里哽咽的语气沉默,握着手机的指节用力到泛白。

好像我们互相折磨纠缠后能重新拥抱。
好像我们不过在度过一个无数次跨过的小坎。
好像我们只是闲来无趣花式秀恩爱虐一虐观众。

曾经以为越了解对方就越能走到最后。
我们在这场爱情里不断修饰着自己希望自己是对方最爱的模样。

我这么希望,那是一场真的爱情,而不是持续了十多年的以为理所应当的深情不换为名的表演。

可我们没能演过一辈子,骗了所有人,在相拥的时候骗不了自己也骗不了对方。


闲来无事发一记胰岛素降降今天的糖分。。
千玺开头高度概括完毕。。这就是瞎JB折腾

评论(1)

热度(33)

  1. xiaoxiaokk奈韶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