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韶辰

二三事 2

王源握着笔对着数学作业咬牙切齿。

王俊凯在一边笑的一脸虎纹拿着个手机晃晃悠悠地在房间里转,漏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

当真是得瑟,王源脑袋里已经把王俊凯摁地上揍了百八十回了,一抬头却是笑:“小凯,你给我看这题咯。”

王俊凯从手机上移回视线,飞扑到王源身边没骨头似地靠上去:“啧,就这阿~”

尾音拖了老长,等王源在脑子里又换了许多个花式揍,才拿起笔:“就这,画辅助线,哎,王源你这笔和上面粗细不一样。”

“0.5的用完咯,颜色一样就成啦。”

 “不行,粗细不一样你看嘛!”

  看个头,我怎么会找个处女座讲题,不对,我怎么能和一个处女座做这么久朋友简直分分钟神烦,千玺你好样的跑这么快,说好的有难同当呢?

 小队长已经尽职尽责地去翻自己书包里的笔芯了,边翻边数落王源带了一箱零食就不记得塞个笔芯。刚掏出盒子,笔芯就被王源捞走:“题你还讲不讲咯?”

“讲阿,但是你看这包乱了。”小队长真诚的表情仿佛他的包关系着民生大事。

王源只觉得心脏又是一梗:“我帮你把包扔给刘志宏!”

 “不行,我和他顺序不一样!”

“都是处女座,大家互相学习说不定他的顺序更科学阿,你要体验一下我和你说。”王源说完就把题目拍到王俊凯面前:“快讲咯,可晚了,待会千玺先进了浴室我们今晚就都交代了。”

王俊凯一听表示你说的很有几分道理,立刻拉了王源去浴室门口讲题。

王源顺着步骤搞定题目,趁着队长进了浴室扒拉出零食猛啃两口,浑身舒爽。

饱暖之余思绪发散,开始思考自己怎么能和处女座做这么些年朋友。

恍惚又意识到自己和王俊凯其实不过认识两年多,称呼从师哥到凯哥再到小凯,打疯了就直呼王俊凯。经历的过程倒像已经沧海桑田了。

当初高俊杰走了自己一个人愤恨不平又有点伤感,王俊凯也送走了除他以外所有一期生。

两个人窝在舞蹈室借着压腿的由头哭得昏天黑地,哭着哭着看到对方忍不住羞涩。

王俊凯闷声问你哭什么阿烦死了

王源当时也忘了这是小师哥,一抽一抽地回:“高。。高俊杰走了阿,你不也哭嘛!”

王俊凯低着头憋出一句:“你就送走一个人,他们全走了。”

王源微愣,对着已经黑下来的教室定睛看了半天,真诚问:“你在哪阿,我看不见你。”

王俊凯正悲春伤秋内心全是那些花儿,猛地听到这一句情感卡壳半天气喘不匀,王源听着抽气声挪到那一团身边。

王俊凯又喘了会,还是心塞的很,伸手抓到一片湿的袖子,胡乱在地上摸了公司备的卷纸递过去。

王源接过来,响亮地擤了鼻涕,想想小师哥确实比自己惨点,哑着嗓子问:“饿吗?”

王俊凯之前全身心投入地伤感,猛地被小师弟拉回现世,才感到肚子空荡荡地抓心挠肺,于是撕了纸也抹干净脸:“吃小面不?加重辣。”

王源在黑暗里拼命点头:“往死里加。”

“不成,明天唱歌呢。”

“你唱什么阿?”

“老师不说了一起唱么?夏天秋天的”

“哦也是,吃完饭一起再练练?王俊凯你说我们会换个录音室嘛?”

“不能吧,公司又没钱。我们还是别吃辣了。”

终于出了已经暗下来的大楼,王俊凯扭过头,看见王源站在夕阳映红的天空下,眨着还带水光的眼,犹犹豫豫地开口:“来盒八喜成不?”

忍不住露了点笑:“成,我请客。”

当时的王俊凯衬着霞光说出这话,委实高大了许多,王源瞬间忘了不能吃辣的痛苦,心里之前因为同病相怜已经把王俊凯从一期生划入了自己的阵营,觉着两人似乎是一起度过了些特殊的事,暗暗就下了决定:“好兄弟,一辈子。”

后来两人唱夏秋火了,又后来还唱了当爱已成往事,王源为了能演出感觉拉着王俊凯一起琢磨那部电影。

程蝶衣手抓着椅背,声音急促而悲凉:“不行,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王源听了莫名心惊,转过头看王俊凯还直直地盯着屏幕,又觉得就凭这人这处女座的属性,这一辈子要是少了一点能把人生生膈应死,顿时安心。

等到了末尾那一声撕心裂肺的蝶衣又恍然觉醒这人哪知道自己心里的下的决定?心脏就茫茫然悬起来。

“你看明白了吗?”

王源思绪飘的忒远没收回来,愣了一下才道:“没。”

“咋办?”

王源嘴比脑快:“凉拌。”见王俊凯瞬间皱眉,又立刻回:“装!”

王俊凯撇撇嘴表示世上最不靠谱就你。

没想到当天mv拍摄,王源眉头微蹙装的比谁都深情款款,两个人还接受了访谈。

王俊凯耿直,直接就承认了王源比自己表现好。

王源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小得意。又听到记者问了句什么未来。茫茫悬着的心焦躁起来,对面那人笑着,脸上有点虎纹,眼底是认真的,语气平缓如已思索良久,一锤定音:“他的可爱和我的帅,可以组一个组合吧。”

心脏缓缓地静下来,一点一点跳动的声音传入脑海,安稳顺畅。

哦,你是知道的。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