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韶辰

两年一度,如此盛大的滚刀路。
二十出头的青年,光打下来,下眼睑全是深深一道沟。
握着拍子咬牙一分分打,每一分都有先前岁月的血肉落在脚底下。

抢班夺朝,只在今朝。今朝一去,重头来过。再塑一个自己,当然拆心刮骨地疼。

疼也要去打啊,前面山还在。
不信未来,只信你们。

信你们的不甘心,信你们手里的拍。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