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韶辰

翻一下入坑那一眼

磁滞回线:

你在为他骄傲

😭😭😭

captain_wish🐲:

男生们都出去打架了

女孩子要乖乖守家哦

若是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你们要好好的呆在家里

等着爸爸

回家

小甜饼(全国卷三

(大前提———谈恋爱的两个人)


世锦赛颁奖一结束,全队就跑去吃饭了。
胖球队,天大的事也比不上吃饭重要。

结束了一群人在街边等车。
林高远在和樊振东推来推去,两个人都被灌了点酒,仿佛打通了什么开关。一下回到了幼稚园,玩儿你跑我追抓人游戏。
虽然并不会有哪个幼稚园孩子一直牵着手玩儿这个。
两个人的手指光明正大地交缠在一起,互相冲对方笑,牙不见眼。
林高远觉得自己眼里几乎只剩下这个人了。
他脸上近来已经瘦的颇有棱有角,还这么近地对自己笑,笑的人心痒,隐约觉得自己还想做点什么更亲密的事情。

另一边有人在叫着他两。
两个人同时看向那一头,樊振东转了身,但手没放开。
林高远还没把微醉里的这几分思绪理清楚,这个姿势虽然看不见樊振东的表情,但他头上几缕翘着的毛倒是可爱的很啊。
反正他看不到,不正好摸一摸吗?林高远的手立刻蠢蠢欲动地要抬起来。
但他的动作被制止了。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姿势,是把人刚刚好地抱进了怀里。
虽然看起来是他自己挂在了樊振东背上,但樊振东确确实实,非常用力的扣住了他的手。
他和樊振东很少在青天白日里这样亲近,何况教练队员记者都在旁边,相机也在拍个不停。
但现在,天气不那么晴朗,他们都微微地醉了,樊振东似乎在需要安慰的时候,这个拥抱一点也没有不合时宜。
唯一的问题是他的心思一点也不那么坦荡,他只想缠绵悱恻耳鬓厮磨。
简而言之,他在这名正言顺里感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委屈。
樊振东在这个时候,轻轻地,在交握的掌心里勾了勾手指。
酥痒迅速席卷了他僵硬的身体,让他毫无犹豫地软下来贴住前面的人。
好吧去他妈的问题。
他抱抱男朋友还有问题吗?
有欢喜从被扣着的手到紧贴的胸口后背,在相映着跳动的心脏节律里,隐秘而疯狂地长大。

从人潮汹涌的机场挤回宿舍,他们一个接一个把自己扔进浴室再瘫成一片。
大胖自己的床堆满了东西,就倒在林高远床头刷微博。
林高远在床尾坐了,拎着吹风机甩来甩去地吹头发,又扯着嗓子跟大胖聊微博热门话题。
背景音是走廊上人来来去去,还有樊振东在浴室里的水声。
这是他们都习以为常的日子。
大胖猛地拍了下大腿:“又一年高考结束了嘿!”
林高远给他震的拉断了几根头发,立刻抬腿踹过去:“滚滚,回自己床上去,高考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点力道碰上大胖的腿毫无威慑作用。
大胖只调整了姿势,哼哼唧唧地说看小粉丝们都在庆祝自己劫后余生嘛。
没等林高远再踹,他爬起来掀开枕头:“你这枕头下放的啥这么硬?”

大胖收礼物时见得多了,那显然是本相片集。
“粉丝送的?行呀高远,我看看啊。”
林高远扑过去抢回枕头盖住,还抱起被子一垒。直到他整个人都压在被子上大胖都没从被林小瘦一把挥开的惊愕中回过神。
樊振东刚从浴室出来就被大胖喊过去。
“林高远居然在枕头下放相片集,这可够自恋的哈哈哈哈哈哈。”
被嘲笑的人正生无可恋,只想把头往被子里压的更深一点。
樊振东眼神在他还湿着的头发上一转,伸手把人捞起来:“你被子晚上不盖了?”
大胖瞅瞅林高远红的可观的耳朵,再看看樊振东严肃的小眼神,立刻抓起手机往外走。
“晚上开会时间快到了啊我先去了。”
非常贴心的梁甜甜还带上了门。
林高远镇定地拿起吹风机,镇定地冲樊振东点点头,镇定地说:“我去把头发吹干。”然后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
樊振东也没拦他,只从枕头下摸索出那本相片集,看看封面,乐的两眼一大一小。
那其实是亚锦赛结束以后,他自己去淘宝定做的。
一拿到就送给了林高远。
当时林高远的评价是找的图都是显得你高的,哇这张还拍的这么瘦。
把期待看到惊喜感动的他气个仰倒。
没料到后来他一直就这么放在枕头下了。
樊振东打开册子,温柔地摸过扉页上握手庆祝的两个人,毫无形象地在林高远床上滚了几滚,从一只丧丧的熊猫进化成了一只兴高采烈的熊猫。

一群人被刘指导训斥鼓励轮番上阵一晚上后,回到宿舍迫不及待地上床睡觉。
实在是太累了。
林高远嘴上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大胖聊着,大脑已经是半昏睡了。
“高考也就是一次劫。我们这得渡到什么时候?”
大胖这话问的没头没尾,声音空茫茫的,却像深夜一道惊雷,把人劈到心惊。
林高远答不上来,习惯性地探到枕头下摸那本相片集。
他知道自己手在的位置应该有八个字。
山高路远 振翅东飞。
是樊振东自己写的。
这本相册每一张每一页都是樊振东和他。训练的时候,比赛的时候,好与不好的,所有他左手拍右手胖的日子缩印下来,被放在枕头下,在每一个梦里,悄悄地打磨。
安心从指尖传入脑海。
练了那么多年反手拧直线,算不清什么时候他和樊振东把自己拐了个弧圈弯到了一起。
大概球和樊振东都是他命里的劫吧。
他已经和这两道劫缠在了一块,注定日久天长。
大胖只听到对面沉默一会闷闷地笑起来,奇怪地很,朝另一间屋子大喊一声:“卧槽大肥你快来,林妹妹傻了。”
林高远坐起身,正正经经怼他:“你可早点睡吧,不然明天起来又浮肿个两三斤。”
然后就被过来的樊振东拎走了,说是被子之前都弄湿了还是去他房间睡吧不然感冒了咋整。

他们开了几个小时会,这被子早干了,何况林高远就这一床被子吗?
大胖心里一排别演了别演了刷过去,拉起被子裹紧自己,终归忍不住:“你俩早点睡。”

其实不用叮嘱,他们两早都累得很了,脑子已经罢工,没有精力再做其他的事,上床后自动头抵着头放空入眠。
但林高远还是动了动,樊振东一呼一吸气息都扑到他脸上,纠缠的太过分。
樊振东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把人搂到怀里还在头顶轻轻一吻:“怎么了?”
他这套动作一气呵成,搅得怀里人心酸软一片。
所以说我每天都在渡劫啊,林高远想着,却只挪了挪,在他肩膀上找到最熟悉的位置,很舒适地闭上眼:“晚安。”

将来未来,而现在每一天,都不能停止地想好好同你恋爱,就像每一天都不能停止好好打球一样。虽然谈恋爱是偷偷的。

END

—————————
离题八百里!OOC也要交卷
强行解释一波:大概就是像高考一样,小情侣只能偷偷谈恋爱。但高考的时候未来还没来,一切都是还长的样子,以后这个词不在年轻人谈恋爱的考虑词典里,所以训练打球涨球翻山都苦,谈恋爱还是甜甜的。


@NO REASON 





两年一度,如此盛大的滚刀路。
二十出头的青年,光打下来,下眼睑全是深深一道沟。
握着拍子咬牙一分分打,每一分都有先前岁月的血肉落在脚底下。

抢班夺朝,只在今朝。今朝一去,重头来过。再塑一个自己,当然拆心刮骨地疼。

疼也要去打啊,前面山还在。
不信未来,只信你们。

信你们的不甘心,信你们手里的拍。

啊两个人的表情。就是互相想恶作剧一下对方那种得意洋洋的少年的笑啊。喜欢是可以刻在每一块作出表情的肌肉上的!!

雪糕冬天吃:

甜死了~~~

之后壳儿接了句“上回我给你挖完坑这回又给我扔回来了”
这是劳伦斯晚会的续集啊朋友们!!!

一颗猫耳甜甜圈

“皓哥”(丁宁对李佳焱结束的时候画面给了一个头都没露的背影阿杀脱口而出)




“皓哥175”




日常黑王皓 get




我团一上场解说


“胖头鱼陈玘”(刚刚玘哥带过的耳返邱哥带好像要调)


“关键陈玘乐意出汗”


说没弄发型“怕陈玘说你?”




行吧你俩互相怼


龙队一上场又cue玘哥

说到赛前握手

“陈玘手潮,陈玘他手湿”












“我一来他们都说我胖了,我一看王皓,觉得自己瘦了”
“王皓一个人,他那个床要特制,底下钢筋撑起来。”
“王皓他胖。。胖得比较均匀。。以前打球的时候还好。”
日常怼王皓X3
“乐乐好。。乐乐当然好”
日常夸乐乐X1

我们阿杀团子同个框不容易

【团杀团】琐事 4

平行时空恩爱设定,前文戳头像

——————————————

两个人一起买了房子以后第一次在一起过年,打算自己包饺子。
王皓作为一个北方人,十分自信地表示自己当然会擀面皮。
陈玘就放心地去看电视了。
结果半小时后,王皓从厨房里端了盆稀泥出来,期期艾艾地打电话问妈妈怎么和面。
王皓妈妈看了王皓传来的图片,镇定指示:“你还是带着陈玘去超市买面皮吧。”
给陈玘乐的笑了一路。
最后包了好多七歪八扭的饺子。
王皓坚持陈玘的饺子包的和自己的简直不可相比。
但陈玘看自己的饺子觉得还是蛮可爱的,王皓的倒是丑的风味独特。
两个人都无法说服对方,遂拍了图发朋友圈要大家评判。
王皓妈妈评论地很快,不过是提醒他们记得包一个有硬币的饺子。
于是两人各自躲着对方包好了,扔进饺子堆里一起煮。
煮熟了的饺子膨胀起来,一个个长得毫无区别,两个特殊的也忘了做记号,只好随便捞。
但也是巧合,都吃到了硬币。

陈玘把硬币吐出来,是个一毛——
“呆掉了!吃到自己包的了!”
王皓叼着自己吃到的硬币,靠到陈玘面前:“陈玘你现在连一块都不给我了给我个一毛??你看我给你包的是不是一块钱?”
“哎现在都支付宝微信,我我这一毛还是去你存钱罐里晃出来的。”
“我存钱罐里那么多一块的!!不对!你还不用自己的!!”
可以说是相当扎心了,王皓捂着胸口:“再说要吃到对方藏的才算数啊这吃到自己藏的算怎么回事?”
“来来亲一个换一下当吃到对方包的!”
陈玘抓住机会凑过去和王皓交换了一个硬币馅饺子味的吻。
所有的碎碎念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牙、牙有点疼。”陈玘在唇齿交缠间含糊不清地抱怨。
王皓退开点距离,等陈玘把硬币吐掉,又吻了回去。
气息相绕,心里的欢喜满溢地整个人都晕眩起来。
陈玘不得不睁眼来确认自己身在何方,映在视野里是王皓紧闭的眼睑。
他玩心一起,故意眨着眼用自己的睫毛一下下去逗那处脆弱的皮肤。
王皓被他痒得忍不住笑,也睁开眼,和他抵着额头:“祝我们玘子明年快乐健康,年年乐乐。”
语调黏黏糊糊的,不到一会嘴唇又贴紧了彼此。
去年今年明年,此后每一年,杀神都会有乐乐陪着,自然年年乐乐。
对此,见证全程的两枚硬币表示:币格尽失,很想回炉。



——————————————
片段灭文
很希望有更多粮了,这两人明明那么甜嘛。。。

【团杀团】琐事

平行世界:两人无差老夫妻暗戳戳恩爱设定

1
陈玘一直是个紧跟时代潮流的人,每天训完队员都要刷刷微博,玩玩微信,和手机相亲相爱。
最近刷到一部热门剧里,男主打过九年乒乓球,粉丝们把他演戏时的深情款款追溯到其乒乓史,又开始罗列哪些乒乓运动员能一眼万年。
陈玘在训练时认真观察小队员们,吓得一排毛头小子低头乖如鹌鹑,只好回去对着镜子端详自己,最后下结论:没毛病,女朋友们说的对——
一个个眼睛里日日夜夜都印着一颗球,自然目光专注,看个电线杆子都痴心一片。
疯魔起来就是梦里都要打球。
球后背景大多一片糊,虚影里是形形色色的对手。

但深究起来,梦里出现最多的人影,只有一个。
和这个人在台子的同侧相拥高呼仿若想将你揉进骨骼每一寸,也在台子的对侧恨不得噬尽其血肉。
年年月月囫囵着划过去,年轻的皮囊变得暗沉浮肿起来。
不变的也只有一双眼,从十几年前一眼望到如今。
陈教练思考完人生,随手拿起新买的帽子拍了个深情的眼睛给粉丝们发福利。
然后手机一甩继续操练小队员。
歇下来拿起手机看到满屏消息提醒,点开评论检阅,却看到最高赞的一条是:“见到你我就拿下”。

梦里深沉的人影跳到现实里,立刻变成了一只挥舞双臂的乐乐熊。
陈玘立刻开了微信:“拿下什么啊你想?”
那边秒回:“你”
哼哼,陈教练颇觉的受到挑战,那头一张马龙的“吸吸吸”的表情又发了过来。
哎,一看到小龙人,真有点怼不下去了。
陈玘怒转战场,切到微博界面回复:“什么你都要拿下。”


2
退役几年,乒坛王祖贤和陈圆圆的故事都渐成传说。
前三十来年山水有相逢,雨雪皆共渡,大家都是同路人。
从乒坛六小龙到二王一马再是三剑客。
半大少年勾肩搭背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有人到了岔路口挥挥手去了另一个方向,有人半道上停了步子,也有其他少年从后头赶来补个缺,少年渐成了肩膀宽阔的青年。
反正手里都要握着拍,前路皆可期。
都还在国家队的时候,偶尔在边上一起看其他人打球,王皓就像只小浣熊一样到处挂,挂起陈玘来尤为顺手。
陈玘被挂的多了,早学会借势身体微倾去靠着厚实的小浣熊。
两个人互相借力,在无不可抗力因素影响下,能一站到底,舒服地坦坦荡荡。
就是看到精彩处都收手鼓掌,叫好完毕,王皓还能不着痕迹地挂回去。
陈玘双手环胸,在心口处握着自己的拍,王皓环着他的手恰好落在拍前。
两只手总让人觉得将牵不牵,是以周边队友见这情形不免要与他们保持二三十厘米距离。
也算是那些年一抹颇有风味的景色。


3
荡气回肠的故事说来都太短。
无非是哪个不知名姓者一飞冲天敢把世界第一拉下马,又有某位壮士一腔孤勇力挽狂澜一朝成名天下知。
只是故事都说的是人生里几幕发挥,其余日夜兼程的辛劳反而是一笔带过。
故事可以戛然而止,岁月永不停歇,少年子弟白了头。
不过还有一些琐事,只关于两个人的目成心许,暗自缠绵。


to be continued

(如题~就写写平行时空我们团我们杀偷偷恩爱的事情!)

源凯带你听情歌(一)

(如题——脑内小片段系列,有缘扩写)


【人间有惹恨情人,天上没拯救我的神】

他们才十几岁,连成年都未到,小说话本里二十啷当岁走马天涯的年纪也不算。
还有空空泛泛大半生要活。
还有散落在海角天涯不知名姓的人要认识。
万一遇到什么人更让自己奋不顾身,现在这点心酸缠绵岂不都是场笑话。
搁在他身边的是这么个惹恨的咬牙切齿的人,一举一动扯着心上的弦铮然作响。
却没有神来把可能的后果清清楚楚地摆给他看,好拯救这个摇摆不定的自己。
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一分钟前已经毫无顾忌地甩出了王炸——
“对啊我有一场恋爱想和你谈谈。”
王俊凯不知道现在该吻上被称为爱神之弓的唇夺回一点气场还是丢下一句妈卖批扬长而去。
他十岁就可以在一家看上去毫无前景的小公司托付自己的梦想,十七岁零两个多月却在王源一句话面前惊慌失措。
总之谁都好,上帝佛祖真神,可不可以告诉他两个选择后面的未来是什么样,好让他把选择付诸行动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愣在王源面前一动不动。


【最美的落红,曾为君栽种,今世若无权惦念】

是觥筹交错的场合。
“别别别,我和千玺来喝,大好良宵不能让新郎醉了。”王源拉着千玺站在王俊凯面前,好像真的能挡住来势汹汹的宾客。
王俊凯的婚礼,简直算是聚集了娱乐圈半壁江山,所幸他们十三岁一头雾水撞进来,几个十年过去,早晓得怎么让自己从这场合囫囵个全身出来。
王源转身把空了的酒杯递出去示意倒个半满,正对上身后王俊凯和他的新娘。
新娘眉目温柔,浑身都是宜室宜家的意思,娇娇小小只到王俊凯肩头。
是以王俊凯低垂着那双桃花眼去看他的新娘,王源就看不清他的眼神了,只能注意到他脸颊上斑驳流离的是婚宴场上梦幻的灯光。
一下仿佛回到王源十六岁那年生日他举着天气瓶的时候,灯光透过那瓶子在他脸上也是这么个模样。
那年王源还是比王俊凯矮,那时低垂的桃花眼正正好对着王源。
十六岁那年含了点水气的眼神从天气瓶晃到耗费百万的婚宴上,在二十年后让王源过于清晰地在醉意初上时看了个清清楚楚。
其实二十年也不是太长的,被琐事填充着呼啦啦地就吹过去了。
所有掩埋在眼神肢体里的细节也许能供故事外的人批注一个此处可待详解。
但故事里的人手里也只残留着这些二十年前的水气,虚虚地映在手中接过的酒杯里。
顺着祝福声,欢呼声,嬉闹声沿着喉咙灌下去,那点水气仿佛一片飘零的花瓣,落到胃里。
旁人一句句果然好队友好朋友一辈子跟着落下去,融着那水气,果然还是散开了。
今世,到底,终于,果然,是无权惦念。